Return to site

最新临床进展:PD-1/PD-L1免疫联合疗法在多种癌症治疗中的突破性成果丨医麦精品汇

· 医麦精品汇

2017年11月6日/医麦客 eMedClub/--免疫治疗作为近年来备受肿瘤学界关注的革新疗法,曾于2016年被美国《Science》杂志评为年度科学最大突破,因此以PD-1/PD-L1抑制剂为代表的免疫疗法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临床中炙手可热的药物,以及肿瘤医生与众多癌症患者关注的焦点。其横跨多种癌症类型的突破性进展,我们也是有目共睹

然而,PD-1/PD-L1抑制剂并不能完全取代传统治疗药物。有效率低一直是这种新型免疫疗法的死穴!所以,当务之急是如何扩大获益于这一肿瘤免疫疗法的患者群体?

1

针对GBM的联合治疗

无论对于看护人还是患者本身来说,胶质母细胞瘤(GBM)都是一种毁灭性的癌症类型。尽管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批准了一些有限的新型治疗方式,但其作为一种极具侵袭性的脑癌,预后极差。接受标准治疗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约为15个月,平均5年的生存率更是低于3%。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1日,Inovio Pharmaceuticals公司宣布开始针对新确诊的胶质母细胞瘤(GBM)患者的一项1b/2a期免疫肿瘤学试验,旨在评估Regeneron的PD-1抑制剂cemiplimab与该公司的INO-5401及INO-9012联合用药的效果。

其中,INO-5401是编码多种抗原的T细胞活化免疫治疗,INO-9012是编码白介素-12(IL-12)的免疫激动剂。

cemiplimab(REGN2810)则是由赛诺菲(Sanofi)与Regeneron两家公司合作研发的一款PD-1抑制剂,2017年9月,美国FDA已经授予了cemiplimab突破性疗法认定,适用于转移性皮肤鳞状细胞癌(CSCC)和具有局部晚期、不可切除的CSCC的成人患者。并且FDA已经为其颁发了快速通道资格,两家公司计划于2018年初为cemiplimab提交生物制剂许可申请。

这项cemiplimab、INO-5401及INO-9012联合用药的开放性临床试验包括50名患者,将在美国的大约30个地点进行,试验的主要终点为安全性以及耐受性。此外,该研究还将评估联合用药对免疫功能的影响、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

2

针对膀胱癌的联合治疗

对于晚期不可切除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患者,虽然市场上已经批准了可以提高其生存率的几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但这种单一疗法,对于绝大多数患者并没有临床响应。

当地时间2017年6月1日,Inovio Pharmaceuticals宣布与罗氏旗下Genentech公司就晚期膀胱癌的治疗进行临床合作,宣布启动一项评价Tecentriq (atezolizumab,PD-L1抑制剂)与该公司的INO-5401及INO-9012联合用药方案的的1b/2期临床试验。

这项开放标签的、多中心的临床试验由Inovio公司进行管理,Genentech负责提供Tecentriq。临床试验将以80名晚期膀胱癌患者为对象(特别是膀胱癌中最常见的晚期不可切除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患者),旨在评估上述联合用药方案的安全性、免疫应答以及临床有效性。入组的患者须在此前单独使用过PD-1或PD-L1检查点抑制剂治疗,且病情未获有效控制。

3

针对黑色素瘤的联合治疗

2017年9月,Incyte公司公布了IDO1抑制剂Epacadostat和PD-1抑制剂Keytruda联合治疗晚期黑色素瘤的最新进展,一项名为ECHO-202(KEYNOTE-037)的I/II 期临床试验数据。(相关文章:百时美躺枪!因PD-1而突然蹿红的IDO抑制剂背后竟存在高达20亿美元的知识产权纠纷丨医麦精品汇)

临床结果:在罹患晚期黑色素瘤的患者中,该组合疗法显示出了56%的客观缓解率(ORR),高于之前公布的Keytruda单药治疗的数据(33%)。此外,该组合疗法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2.4个月,其中6个月、12个月、18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比例分别为65%、52%、以及49%。

同一时间,专注于开发TLR与RNA疗法的Idera Pharmaceuticals公司公布了ITLR9激动剂IMO-2125与CTLA-4抑制剂Yervoy联合治疗难治性黑色素瘤的最新进展,一项名为Study 2125-204的I/II 期临床试验数据。(临床试验编号NCT02644967)

临床结果:44%的患者确认有RECIST v1.1反应,其中包括一名完全缓解(CR)的患者。67%接受推荐2期剂量的患者得到了疾病控制。其中IMO-2125的安全性与耐受性也得到了肯定。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Yervoy单药治疗难治性黑色素瘤中的缓解率一般仅有10%-13%。该研究能够取得67%疾病控制率,已经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了。

4

针对非小细胞肺癌的联合疗法

2017年7月,权威医学期刊《Lancet Oncol》上发表了一项重磅研究,表明相比较于未接受过放疗的患者,接受过放疗的患者使用PD-1抑制剂治疗的效果会更好,而且无进展生存期翻倍(10.7个月 VS 5.3个月).

在该项研究中,医生通过对接受PD-1抑制剂Keytruda治疗的97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进行病史分析(KEYNOTE-001试验,NCT01295827),发现其中有42例患者曾接受过任何形式的放疗,55例患者未接受过放疗。

经过长达32.5个月的长期随访:曾接受过任何形式放疗的患者的中位生存期(OS)为10.7个月,无进展生存期(PFS)为4.4个月;而从未接受过放疗的患者的中位生存期(OS)只有5.3个月,无进展生存期(PFS)仅有2.1个月。

当然,这其中需要提醒大家的是,这42例患者并不能算是严格意义的PD-1抑制剂联合放疗。但这些研究数据确实也表明了PD-1抑制剂联合放疗是具有很大的治疗潜力的。而且目前,已经有部分临床试验报道,对于无法从PD-1抑制剂治疗中获益的某些患者,联合放疗能够使其有效。

2017年5月, 基于Keynote-021的临床数据,FDA加速批准了默沙东的PD-1抗体Keytruda联合化疗一线用于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联合用药组的有效率高达56.7%。

2017年9月,默沙东更新了这个临床数据。该项临床试验招募了123位晚期初诊的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排除EGFR和ALK敏感突变患者。

临床设计:其中63名被随机分配接受培美曲塞+卡铂(PC)方案治疗(以下称化疗组),60名随机分配至pembrolizumab+PC方案治疗(以下称联合组)。主要研究终点为客观缓解率(ORR),次要研究终点为总生存期(OS)、无进展生存期(PFS)和缓解持续时间(DoR)。

临床结果:联合组的客观应答率ORR为56.7%,化疗组的客观应答率ORR为31.7%。联合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9个月,化疗组只有8.9个月。联合组的18个月生存率是70%,而单独化疗组的只有56%。

2017 年6月,Incyte宣布了其IDO1抑制剂Epacadostat联合Keytruda治疗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最新临床进展。结果表明Epacadostat(IDO抑制剂)可以提高Keytruda 17%的有效率。

研究显示,接受联合用药的40例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的总体反应率(ORR)为35%。其中2例患者完全缓解(CR),12例患者部分缓解(PR);11例疾病稳定(SD),疾病控制率(DCR)达63%。

5

针对肾细胞癌的联合疗法

2017年9月,Eisai公布了其公司的Lenvatinib(E7080、乐伐替尼)联合Keytruda治疗转移性肾细胞癌的最新进展,一项名为Study 111的临床试验数据。其中lenvatinib(E7080、乐伐替尼)是一款多重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它能抑制包括FGFR在内的多个靶点。先前,它已经得到了美国FDA的批准,用于治疗分化型甲状腺癌和肾细胞癌。

此次临床试验共招募了30名晚期肾癌患者,其中包括未经过系统治疗的12位患者,以及经过1-2次系统治疗的18位患者。Lenvatinib(E7080、乐伐替尼)的剂量为20mg/day,Keytruda的剂量为200mg/三周一次。

临床结果:截至第24周,该组合疗法在30名患者中的客观缓解率(ORR,主要终点)达到了63%(n=19/30),疾病控制率(DCR,次要终点)为96%。其中,先前接受过治疗的患者群体的客观缓解率达到了50%(n=9/18)。令人惊喜的是,在初治的患者群体中,该组合疗法的客观缓解率达到了83%(n=10/12),疾病控制率更是达到了100%。这也让人期待这款疗法在III期CLEAR试验中的最新成果。

同一时间,百时美施贵宝(BMS)也宣布了在以前未经治疗的晚期或转移性肾细胞癌(RCC)患者中,其PD-1抑制剂Opdivo(Nivolumab)和CTLA-4抑制剂Yervoy联合治疗的一项III期临床试验到达了主要终点和次要终点。显示出了优异的总生存期(OS),与此同时,独立数据监管委员会(DMC)建议提前终止临床试验。

该项随机、公开标签的III期临床试验名为CheckMate-214。

治疗组:患者每3周接受Opdivo 3mg/kg+ Yervoy 1 mg/kg的用药剂量,治疗4个疗程后,接着每两周接受Opdivo 3 mg/kg的用药剂量。

对照组:患者每日接受50mg sunitinib的用药剂量,四周之后停药两周,接着继续用药直到出现疾病进展或不可接受的毒性作用。

该项研究的主要终点是中度到低风险患者人群(75%)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以及客观缓解率(ORR),安全性是次要终点。

临床结果:Opdivo和Yervoy的联合治疗的客观缓解率(ORR)为41.6%,而接受sunitinib(舒尼替尼)治疗的对照组的ORR为26.5%。另外,联合治疗组的无进展生存期(PFS)也提高了18%。这一数据表明了该联合疗法对患者能够为患者带来更长的生存获益,有望带来全新的晚期肾细胞癌一线标准疗法。

6

针对头颈部癌的联合疗法

2017年9月,Ionis Pharmaceuticals的一款创新基因疗法IONIS-STAT3-2.5Rx与

阿斯利康的PD-L1抑制剂Imfinzi联合治疗实体瘤的1b/2期临床试验也迎来了最新数据。其中IONIS-STAT3-2.5Rx是一款针对STAT3的反义疗法,有望能减少STAT3的表达。

临床结果:在28位没有接受过PD-L1疗法的复发性/转移性头颈部鳞状细胞癌患者中,该联合疗法的客观缓解率达到了29%,其中完全缓解率CR与部分缓解率PR各占一半。

此外,另有8名患者在接受该联合疗法后,在第12周依旧保持病情稳定(SD),这使得总体的疾病控制率(DCR)达到了57%。更值得注意的是,研究人员们发现,先前接受过PD-L1抑制剂治疗,但未得到疾病缓解的一例患者,在接受该联合治疗后,竟然获得了完全缓解!从而表明了基因疗法与免疫疗法形成的组合的巨大潜力。

7

针对难治/复发性淋巴瘤的联合疗法

2017年9月,在CSCO的淋巴瘤研究专场上,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刘洋教授分享了地西他滨联合PD-1抗体SHR-1210治疗淋巴瘤的I期临床试验阶段性报告。(适应症:难治/复发性霍奇金淋巴瘤(曾接受过抗PD-1抗体治疗后复发或无效)以及非霍奇金淋巴瘤)

目前,入组的复发难治性HL(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已经29例,其中有19例已经完成了4个疗程治疗并进行了初步疗效评价。

其中10例为之前用过抗PD-1抗体发生抵抗的患者,在接受治疗后:3例出现完全缓解(CR)、1例部分缓解(PR)、5例疾病稳定(SD),1例疾病进展(PD);另外9例之前未使用过抗PD-1抗体的患者,在接受治疗后:5例出现完全缓解(CR)、3例部分缓解(PR)、 1例疾病稳定(SD)

经过初步评估,CR率在50%以上。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字是目前治疗难治/复发性HL,尤其是有结外病变的患者治疗历史上既往少有出现过的结果。(相关文章:解放军总医院生物治疗病区:地西他滨联合抗PD-1抗体治疗难治/复发性淋巴瘤,CR率超50%以上,现招募更多患者丨医麦猛爆料)

该项临床试验中使用的抗PD-1抗体SHR-1210以及去甲基化药物decitabine(地西他滨,低剂量可进一步增强T细胞的活性)均是恒瑞公司所研发。作为国内第2家提交PD-1药物临床申请的企业,恒瑞已经在开发进度上成为了最领先的一个。截至目前,15项登记在册的临床试验包括2项III期研究。

而早在两年前,Incyte就已经和恒瑞医药,就其PD-1抗体SHR-1210在中国和相关领域之外的全球权利达成了总价值7.7亿美元的合作协议。但近日,据Endpoints报道,Incyte 公司转向新的合作伙伴,其和MacroGenics针对一款处于早期研发状态的PD-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达成了价值9亿美元的全球性合作。

对此,Incyte的CEO Herve Hoppenot表示,SHR-1210具有一种独特而温和的副作用(1级和2级血管瘤,与一种小的,非癌性的血管皮肤增生有关)。虽然这对恒瑞的SHR-1210开发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但肿瘤免疫疗法领域的竞争仍不容小觑。

行业新洞察

肿瘤免疫疗法的发展趋势将是联合治疗。随着多种新型抗肿瘤疗法的发现,人们已经意识到单凭一种疗法是无法攻克肿瘤这一顽疾。只有通过不同机制的抗肿瘤联合治疗,如抗肿瘤疫苗与PD-L1联用、CAR-T疗法与PD-L1联用,以及肿瘤免疫疗法与基因疗法联用等。靶向药物和免疫抗肿瘤药物的联合治疗必将得以广泛应用。

艾德摩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彭思颖博士介绍,我们构建了一种“肿瘤免疫双人源化小鼠”,并以该模型为基础建立肿瘤免疫疗法评价平台——IdealImmune。该模型的构建过程有两个关键:人源免疫系统的重建和患者来源肿瘤组织的异种移植。我们以自主构建的重度免疫缺陷NPI小鼠为原型,将人的造血干细胞(HSCs)移植到小鼠体内,使其重建人免疫系统并在此基础上移植人源的肿瘤组织,最终获得肿瘤免疫双人源化模型。

这几年的研究表明,包括PD-1/PD-L1抗体和CTLA4抗体等在内的检查点抑制剂具有非常卓越的抗癌能力。然而,作为免疫疗法的一种,检查点抑制剂无法在常规的肿瘤疗法的研发及评价平台上进行验证,这意味着需要构建一套针对肿瘤免疫疗法特有的临床前评价方法。

为了验证艾徳摩IdealImmune平台是否能够很好地模拟抗癌药物在肿瘤微环境中本应发挥的作用(例如CD8+T细胞的激活、细胞因子的释放等),我们以非小细胞肺癌和胰腺癌为肿瘤模型,使用PD-1抗体对小鼠进行治疗。

结果显示,相比于对照组,用药组小鼠肿瘤组织中浸润的CD8+T细胞数量明显增加,通过流式分析能够观察到相应免疫检查点被抑制,而且能够检测到其释放的细胞因子。这意味着,在肿瘤免疫双人源化小鼠模型中,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能够有效地激活具有杀伤能力的CD8+T细胞。

参考出处:

http://www.inovio.com/

http://www.incyte.com/

DOI:http://dx.doi.org/10.1016/S1470-2045(17)30380-7

https://finance.yahoo.com/news/inovio-pharmaceuticals-initiates-immuno-oncology-131826542.html

https://endpts.com/incyte-grabs-a-new-pd-1-checkpoint-drug-in-900m-deal-with-macrogenics/

http://www.targetedonc.com/conference/esmo-2017/dr-luke-discusses-the-combination-of-epacadostat-and-pembrolizumab-in-melanoma

http://www.eisai.com/news/news201744.html

医麦客 丨出品

中国生物医药产业新媒体

转载请联系:service_tlb@163.com

申明:文中资讯内容和事件评述仅代表作者观点,如果出现与事实不符或版权侵犯的内容,请速与医麦客平台联系,我们会尽快做出处理,欢迎更多读者朋友关注并给出指导建议。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