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韩为东教授团队公布EGFR-CART细胞治疗复发/转移性胆道癌患者的I期临床研究结果丨医麦猛爆料

· 医麦猛爆料

2017年11月17日/医麦客 eMedClub/--近日,解放军总医院-韩为东教授团队在国际著名期刊《Clinical Cancer Research》上,公开报告了EGFR-CAR T细胞疗法针对复发/转移性胆道癌患者的I期临床研究结果。17例可评估的患者中,1例患者获得22个月的完全缓解,10例达到了疾病稳定状态。表明对于EGFR阳性晚期胆道癌(BTC)患者,CART-EGFR细胞疗法是安全和积极的治疗策略,而且输注的CART-EGFR细胞中中央记忆型T细胞(Tcm)的富集可以预测临床反应。

1

针对复发/转移性胆道癌的治疗方案

胆道癌(BTCs)包括胆囊癌(GBCA)、肝内胆管癌(iCCA)、肝门部胆管癌(pCCA)和远端胆管癌(dCCA)等一系列高度侵袭性异质性肿瘤。根治性切除是治愈的唯一可能性。然而,大约90%的BTC患者由于其疾病进展到晚期,而丧失了手术治疗的可能性,导致预后不良,中位总生存期(OS)很少超过6-8个月。

对于诊断为不可切除和/或转移性BTCs患者,吉西他滨联合铂治疗是推荐的标准一线化疗方案。但令人失望的是,大多数患者对这种化疗不敏感。化疗方案所带来的低总体缓解率(ORR)和有限的生存获益并不能满足患者需求,因此需要寻求更有效的治疗策略。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是一种受体酪氨酸激酶,通常在BTCs中表达,并且几乎在所有的肝内胆管癌(iCCAs)、50%的肝外胆管癌(eCCAs)和38%的胆囊癌(GBCAs)中都过表达,这表明EGFR是针对晚期BTCs的一个有效治疗靶点。

但不幸的是,作为单一疗法的EGFR抑制剂厄洛替尼未能在几个II期临床试验中产生有希望的结果,客观有效率ORR仅为8-12%,而且在临床试验中,anti-EGFR抗体联合化疗也并未显著改善晚期BTC患者的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

近来,CART细胞已经在针对B细胞血液恶性肿瘤的多项临床研究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与此同时,也在实体瘤领域获得了初步成果,表明CART细胞疗法在实体恶性肿瘤中的可行性和有效性,特别是那些具有某些高度特异性肿瘤相关抗原的肿瘤。

在先前的研究中,韩为东教授团队已经证实了CART-EGFR细胞输注的方案具有良好的耐受性,以及针对EGFR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有效临床反应。此外,研究还表明,与单独的CART细胞治疗相比,在CART细胞输注之前施用适当的化疗可获得更好的临床结果。

研究人员意识到肿瘤基质和微环境对于阻断CART细胞的抗肿瘤活性的重要性,因此在之前的NSCLC报道中测试了几种化疗药物来消耗基质,以寻找最佳的基质消耗方案。结果发现,相比较于其他化疗方案,蛋白结合型紫杉醇(nab-paclitaxel)要更有效。

NCT01869166(图片来源clinicaltrials.gov)

今天讲述的这项研究,是建立在化疗方案(蛋白结合型紫杉醇和环磷酰胺)基础上的CART-EGFR细胞疗法,也是此前NCT01869166的临床扩大试验,以评估该疗法在EGFR阳性晚期不可切除、复发/转移性BTCs治疗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2

临床试验:CART-EGFR

目的:本次试验为NCT01869166的扩大和平行试验,旨在评估CART-EGFR细胞治疗EGFR阳性、晚期不可切除、复发/转移性胆道癌(BTCs)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患者和方法】:EGFR阳性(> 50%)、晚期不能切除、复发/转移性胆道癌(BTCs)患者入组临床试验。首先接受蛋白结合型紫杉醇(100-250mg/m^2)和环磷酰胺(15-35mg/kg)的预处理,之后以剂量递增的方式向患者输注CART-EGFR细胞。

结果】:共有19例患者(14例胆管癌和5例胆囊癌)在6个月内接受了1-3周期的CART-EGFR细胞输注(中位CART细胞剂量为2.65×10^6kg,范围0.8-4.1×10^6/kg)。所有患者均表现为CART-EGFR细胞输注耐受。

其中3例患者经历了3级及以上的急性发热/寒战,观察到了与预处理(蛋白结合型紫杉醇和环磷酰胺)相关的1/2级靶标介导的毒性(粘膜/皮肤毒性和急性肺水肿),以及≥3级的淋巴细胞减少症和血小板减少症。

在17例可评估的患者中,1例获得完全缓解,10例达到了疾病稳定状态。从第一个治疗周期开始,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4个月(范围2.5-22个月)。数据分析表明,输注的CART-EGFR细胞里,中央记忆型T细胞(Tcm)的富集改善了临床结果

结论:对于EGFR阳性晚期胆道癌(BTC),CART-EGFR细胞免疫疗法是安全和积极的治疗策略,而且输注的CART-EGFR细胞中中央记忆型T细胞(Tcm)的富集可以预测临床反应。

3

CAR-T治疗实体瘤

从以上研究结果来看,CART细胞治疗实体肿瘤的On-target/off-tumor毒性仍然是一个主要问题。在先前CART-EGFR细胞治疗NSCLC的初始研究中,可耐受的和可控的EGFR相关的靶向毒性表明用抗EGFR CAR治疗是适当的治疗选择。总体而言,本次扩大研究中耐受CART-EGFR细胞输注至4.1×10^6 / kg,患者经历的不良反应也包括On-target/off-tumor毒性,但这也间接证实了CART-EGFR细胞的有效抗肿瘤活性。

但由于EGFR在人类上皮癌和大多数上皮细胞上均有表达,因此为了避免On-target/off-tumor毒性,研究人员还需要进行更多的试验来确定细胞剂量、适当的靶点以及包括自杀基因、CTLA-4或PD-1在内的等优化的CAR结构。我们相信,在未来的研究中,这些安全策略将能够使得CART细胞更广泛的应用在实体瘤治疗中。

此外,由于实体瘤患者的肿瘤微环境较复杂。之前针对NSCLC患者的原始研究表明,化疗方案可消耗肿瘤基质以增加临床益处。然而,由于本研究中只有1例患者在接受治疗后获得了完全缓解,因此,研究人员推测这种化疗方案可能不足以破坏肿瘤基质。但由于没有病人的瘤块活检组织,这一推测不能够通过免疫组化技术进行检验。

在此之前,已有研究表明CART细胞的持续存在与改善的临床结果相关,或与CART细胞中Tcm(中央记忆T细胞)的百分比有关。韩为东教授团队的这项临床研究也显示出了CART-EGFR细胞的持续性与CART-EGFR细胞产物中Tcm数目的相关性。重要的是,我该项研究数据表明,输注的CART-EGFR细胞中中央记忆型T细胞(Tcm)的富集可以预测临床反应。

另外一点,比较有趣的是,低分化的T细胞亚群,如表达CD45RA,CD62L和CCR7的T-memory干细胞,在小鼠异种移植模型中显示出甚至比Tcm更高的增殖、存活和抗肿瘤活性。因此,修改和优化CART细胞培养程序使其富集T-memory干细胞或其他低分化的T细胞,可能会产生更好的临床结果,并且将会CART细胞治疗实体瘤产生重大影响。

在此,我们希望韩教授团队的后续临床试验能够顺利进展,为广大实体瘤患者带来更安全有效的CART细胞疗法。

参考出处:

DOI: 10.1158/1078-0432.CCR-17-0432

http://clincancerres.aacrjournals.org/content/early/2017/11/14/1078-0432.CCR-17-0432

医麦客 丨出品

中国生物医药产业新媒体

转载请联系:service_tlb@163.com

申明:文中资讯内容和事件评述仅代表作者观点,如果出现与事实不符或版权侵犯的内容,请速与医麦客平台联系,我们会尽快做出处理,欢迎更多读者朋友关注并给出指导建议。

扫码加入个人会员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