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希腊患者绝境求生来中国,苏州医生妙手回春仁心术丨医麦猛爆料

· 医麦猛爆料

2018年3月29日/医麦客 eMedClub/--一个土生土长的希腊人,夫人是美国的一名家庭医生,在淋巴瘤治疗陷入绝境之时,怀揣最后一丝希望,与夫人一起踏上中国航班,来到苏大附一院血液科,把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了这个陌生国度的陌生团队身上!

陷绝境对疾病束手无策

这名希腊患者名叫Zacharias Pinakoulakis,今年44岁的他曾经是一名健身教练,平素身体非常不错。

转折出现在2007年,Zacharias的身体亮起了红灯,他出现体重减轻、消瘦、恶心及颈部淋巴结肿大等一些症状,在希腊当地血液病医院就诊后,被诊断为非霍奇金淋巴瘤!该淋巴瘤在我国也是比较常见的一种肿瘤,是国际排名前十的常见恶性肿瘤,在病理学分型、临床表现与治疗个体化分层上都比较复杂。

在过去的十年的时间里,Zacharias虽然是在治疗的干预下,但病情仍然呈现徘徊中不断进展的趋势,到了去年(2017年)11月,他出现了腹痛加重并伴有呼吸困难,在当地医院行腹部穿刺后引流出6升左右的牛奶色乳糜样腹水。在当地医生看来,Zacharias的淋巴瘤治疗可以说是陷入了“山穷水尽”的窘境,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应对他已经及即将出现的种种问题!

来中国让治疗没有遗憾

CAR-T细胞免疫治疗是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治疗淋巴瘤的手段之一,但遗憾的是,此方法在欧洲还未获批及上市,而如果在他夫人的国家——美国治疗,费用大约在80—100万美元左右。

在希腊国内无法获得有效地治疗手段,而美国治疗的高额费用又让他们望而却步之时,Zacharias与夫人便把视线转向了国际上更多的医疗单位。当他们浏览相关网页时,看到了苏大附一院在国际网站上注册的临床试验研究相关信息,立即与注册者我院血液科陈佳医生取得联系。Zacharias与陈医生在该治疗对外国人是否接受、进入试验组是否符合标准、以及治疗方案、治疗时间、注意事项等进一步沟通交流并了解全部治疗风险之后,Zacharias与夫人立即开始着手进行前来中国治疗的各种事项准备。

在他们看来,CAR-T在中国已经走入临床试验阶段,治疗费用在这个阶段更低当然是一个方面,但更重要的是,苏大附一院在干细胞治疗上与国际同时起步,位列国际第三,得到了国际同行的广泛认可也是他们选择苏大附一院治疗的重要原因。Zacharias说:“来中国治疗,即使最后去见‘上帝’,我也没有遗憾了!”

俩月半在“夹缝”中求生存

Zacharias在2018年1月15日终于来到中国,住进了苏大附一院血液科病房。对于他们来说,这场与疾病长达十余年的抗争在此刻才真正进入高潮!

第一次见到Zacharias的血液科治疗团队惊呆了,李彩霞主任回忆道:由于腹腔内多发的巨大肿块伴大量腹水,Zacharias的肚子巨大,看起来犹如怀上了双胞胎。急剧扩大的腹部,不仅带来了外形上的改变,更严重的是,腹腔压力持续升高,导致膈肌抬高进而压迫肺脏,患者已经开始出现了呼吸困难等症状。

血液科吴德沛主任、李彩霞主任第一时间集结团队,为Zacharias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治疗前检查,同时讨论病情,为他制定详细周全的治疗计划。团队在每一次治疗开展时,都与Zacharias及夫人取得充分的沟通,他们的一言一行也让夫妇俩对中国的治疗信心日益倍增。

但治疗并非一帆风顺,Zacharias曾多次因病情加重被下病危通知书。最严重的一次,由于淋巴瘤引起的免疫功能低下,Zacharias肺部感染最终导致感染性休克,当时血压最低时只有59 / 38mmHg!Zacharias在病情最为危重的时候,甚至已经跟夫人交代了遗言。

对于治疗团队而言,整个治疗过程如今说起来仍是记忆深刻,犹如昨天。李彩霞主任介绍道:Zacharias的腹水非常严重,因此,医生在他的腹部放置了一根引流管用于每天的腹水引出。可是,腹水流多了,病人的营养就会急剧流失,同时腹腔内压力减少也会导致腹水的进一步渗出,但如果流少了或是因此不进行引流,那病人的呼吸功能将会受影响,进一步导致呼吸困难。团队只能每天密切关注Zacharias的生命体征、任何病情变化,一旦出现状况立即进行干预。除此之外,由于腹水量大且多,引流管放置的皮肤切口处敷料经常被渗液浸湿,为了保持局部干燥,不引起感染,医生们每天要为Zacharias进行无数次换药。

为了CAR-T治疗前可以尽可能地降低肿瘤负荷、控制疾病进展和防治感染等相关合并症的发生,整个团队在血液科吴德沛主任与李彩霞主任的带领下兢兢业业,一刻都不曾放松。

所谓CAR-T治疗,就是采集患者的淋巴细胞,在体外加工后,使其具备杀伤肿瘤细胞的能力,然后再回输给患者,已达到治疗的目的。Zacharias的输注预处理在中国新年的农历大年初二正式开始,五天之后,Zacharias正式接受细胞回输。刚开始时,他也出现了皮疹、大腿肌肉酸痛甚至体温升高达39.2度等不良反应,李彩霞主任说,细胞回输分次进行,整个过程是对患者及医疗团队最大的考验。当出现不良反应时,过早阻断治疗会影响疗效,无法达到治疗目的,但若一味让细胞在体内听之任之,不加干预,那好、坏细胞在体内打架必然出现两败俱伤的结果。因此团队时刻监测病情变化,针对发热等相关并发症进行对症处理,并准备特效药物以便在并发症加重时及时进行干预,任何一步都将影响治疗的结局成败!

虽然一路坎坷艰辛,但好在,通过两个半月的精心有效治疗,在整个团队的不懈努力之下,Zacharias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及明显好转,各项指标都在一步步趋近正常。

焕新生为中国医疗点赞

此次的中国医疗之行给Zacharias夫妇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医院的管理、技术及医护水平都让他们频频点赞。Zacharias说:中国医生的科研水平非常厉害,他们的个体化治疗及治疗过程中的交流与沟通很棒,与医生团队的相处非常舒适。他还表示,对于苏大附一院本就抱着信心而来,现在的恢复水平甚至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

不仅对医疗,他们对团队的悉心照顾也称赞有加。第一天来到医院时,中国的饮食就让他们非常不习惯,在食堂预定的粥与馒头完全不符合他们的饮食习惯。希腊人爱吃酸,Zacharias将柠檬汁水挤在粥里才勉强下咽。李彩霞主任听说后,将自己还来不及吃的午餐羊肉水饺送到了Zacharias的病房,羊肉馅的面食意外得到了Zacharias的喜爱,他在中国的第一餐总算吃的津津有味。

知道Zacharias口味喜酸,爱吃面食,团队成员还去超市特意买了德国与意大利的食醋送给他。有一次,吴德沛主任在门诊之前去病房关心Zacharias的状况,离开时,吴主任在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一大盒水饺,原来这是他上班之前特意绕去水饺店里给Zacharias加餐。医患之间相处的种种,Zacharias夫妇都如数家珍。在出院后,三个月签证到期之前,他们还规划在苏州好好走走,感受一下这里的春天。

血液科国际舞台展风采

其实,Zacharias并不是血液科收治的第一位外国患者。只是,与以往的“中国女婿”,“中文学习者”相比,Zacharias身上少了一些既往的中国标签。

近年来,苏大附一院血液科在越来越多的国际舞台上进行报告、讲课,吸引了国内外的注意,得到了国际同行的认可。以CAR-T治疗为例,早在2016年底,吴德沛主任就强调2017年,是血液科的CAR-T治疗年!血液科团队也不负众望,在2017年,共完成CAR-T治疗一百七十余例,其中淋巴瘤治疗为29例,治疗有效率达60% — 70%,与国际水准一致,在国际网站上,还接到过许多外国患者的咨询。吴德沛主任就说,以前参加国际会议,我们是坐在观众席的旁听者,但现在,我们的技术与水平与国际接轨,我们更多的是走上讲台,分享我们的成果与经验,让世界的目光关注苏大附一院!

Zacharias即将出院离开中国返回希腊,但两个月后,他还将回到中国进行复诊随访,这次中国之行,在他的心里,留下的不仅是友谊,更多的是对中国医疗的信任,对苏大附一院团队的信任。而这样的信任,必然会让苏大附一院的国际化战略前路越走越宽阔。

医麦客 丨出品

中国生物医药产业新媒体

转载请联系:service_tlb@163.com

申明:文中资讯内容和事件评述仅代表作者观点,如果出现与事实不符或版权侵犯的内容,请速与医麦客平台联系,我们会尽快做出处理,欢迎更多读者朋友关注并给出指导建议。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